天龙私服本公司为您长期提供最新的天龙私服发布网
网站首页
软件学院
交通建筑工程学院
林学院
基础医学院

你是我亮一半的天空

主页 > 软件学院 >
你是我亮一半的天空­ >>>你好,我叫杨雨幕。你好,我叫乔一涵。
  雨幕说:“我是一朵等待绽放的花朵,只是还未等到花期,就即将凋谢。”当时,我从未在意过这句话,只因雨幕在我心里都是一个多愁善感且有些怯弱的女子。
  还记得那一次我们的相遇,不堪与尴尬夹杂。也只有像我这么一个鲁莽的女子,才会造就这番不堪的画面。以至于到现在,杨深都还记恨着我。
  那晚我生日,一堆的朋友在酒吧为我庆祝,由于没有包间,我们便在大厅选择了一处角落坐定,正当大家切蛋糕的时候,旁边的小西推了推我,我顺着她示意我的方向看了过去,一个年轻男子正跟一个年轻女子争吵,我瞥了小西一眼:“人家小两口闹别扭很正常了。”其实那子女我进来的时候就已注意到了,一直都是一个人在那里喝闷酒,估计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吧。
  正当我把眼光收回来的刹那,我看见男子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那女子身上。那女子只用一只手捂住被打过的脸颊,灯光昏暗,却掩饰不住她身体的抽搐。不知道当时是因为喝多了还是怎么的,在酒精的作用下,我拿着倒满啤酒的杯子走过去就朝男子脸上泼,然后狠狠地给了他一记耳光,嘴里还念叨着:“MD,欺负女人算什么?”据当时在场的朋友说,我的那举动酷毕了。男子恶狠狠的看着我,朋友看见形式有些不妙,马上过来劝和,说我喝醉了,那男子似乎有些不肯罢休。刺耳的音乐让我根本听不到男子及我朋友们跟他赔不是的话语。只能在若隐若现的灯光中看清那男子狰狞的表情。
  “哥,算了,她是我朋友。”一旁的女子哭着大吼。此时,一曲音乐刚好完毕,女子的话在整个大厅里飘荡。所有人都望向这边。原本喧闹的大厅静若寒蝉。接着,刺耳的音乐又开始冲刺着这个狭小的世界。我却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原来我管错事儿了,传奇私服。女子顺势把男子拉出了大厅,我们也继续我们的生日庆祝,朋友们都说我自讨没趣。我口头开玩笑说估计是老天给我的生日礼物,心里边却是真的有一点不爽。还好,只是一点点,不会太大的影响本姑娘的心情。
  正当我们吃完生日蛋糕准备撤离酒吧的时候,女子竟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看到她在昏暗的灯光下呈现出来的面容,她在对我笑,即便我听不清楚她对我说了些什么。现在想起来,应该是谢谢两个字吧,但我始终没有问过她,现在无从证实了。
  最后我们一起离开酒吧,看看表,已经一点多,大家在分叉路口便各散去。只有我和那个女子,还在同向的往水安路走着。“你好,我叫杨雨幕。”走了一段路程,女子对我说。“你好,我叫乔一涵。”我学着她的样子也伸出了手,然后两只冰凉的手相触,碰撞出一些温暖。
  “我听到你刚刚叫那个人哥哥,怎么又会…”自我介绍之后,我有些不解的问道刚刚的事。“我不听话啦,深夜不归家,所以我哥来逮我回家了。”杨雨幕的嘴唇往上翘了一下,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我能明显感觉怪怪的。本想问下去,又因当时跟她还不是很熟,也不便问那么多。接着便是两个人的沉默。空荡的大街上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气氛明显有些尴尬。
  “今天我生日。”我打破了宁静。转过脸笑着对身边的杨雨幕说。于是杨雨幕死活都要拉着我去24小时蛋糕店给我买蛋糕,说没什么礼物送给我,就为我庆祝第二次生日,我说生日不能过多了,那样老得快,她便说就当提前给我庆祝明年的生日好了。当时觉得蛮怪的,生日也可以提前庆祝的么?杨雨幕只是浅浅的笑了笑。这一次在明亮的路灯下。我完完全全的看清楚了她的脸,给人暖暖的感觉,却略带悲伤。
  >>>两个人的幸福夹杂三个人的伤。
  今天我像往常一样来到雨幕的家。这个家已经安静的太久。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悲伤的旋律一直缠绕在每个人的心里。“阿姨。”我推开门进去。雨幕的妈妈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抱着相片又哭了起来。也只才一个多月的时间,杨雨幕的离去,让这个家庭,这个母亲如此的苍老。 “一涵,你看,这些都是雨幕的照片,两岁、三岁、十六、二十一…可这以后再也不会有了。”雨幕的妈妈一直盯着手上那些照片。然后,我看见那些滴落在照片上的泪珠慢慢的开出一朵叫做思念的花朵。
  那个叫做杨雨幕的女子已离开了。因为病。
  “妈,早上的饭菜你怎么都没吃,这怎么行。”杨深突然从厨房走出来。见我在,礼貌性的笑了笑,有些牵强。在这样的情况下,很正常吧,谁还能笑得起来呢?这是雨幕的哥哥第一次对我友善的笑,完全不见了以往的冷漠。眼神里有的是忧郁。我也礼貌性的回了一个友善的微笑:“下班了?”“嗯。”
  “妈,我们出去吃饭吧。”说着杨深便来扶雨幕的妈妈。我也过来帮忙。“你跟一涵去吧。我现在不饿。”雨幕的妈妈一直面无表情的盯着那些凌乱的照片。“那我待会给你带回来。”“不用了,我待会把那些饭菜放在锅里边加热一下就可以了。”杨深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那我们走吧。”“嗯。”正当我转身的时候,雨幕妈妈拉住了我:“一涵,阿姨请你多陪陪深深,雨幕的离开,他也…”雨幕的妈妈声音有些哽咽。“阿姨,我知道,您放心吧。”然后我跟杨深就出去了,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走着,一句话都没有,魔兽世界私服
  “谢谢你,每天都来我家陪妈妈。”我不语。
  “你吃点什么?”杨深又转过脸来看着我。
  “我不想吃。”我说。
  “那我们走走吧。”
  “嗯。”
  已是十月的天气,暮色下的人群匆匆的走过,闪过一对对幸福的影子。杨深讲了很多关于他跟双胞胎妹妹雨幕的事情。童年的、现在的。还有那些为了妹妹去打架的事情,然后回到家被父母罚跪等等。我突然很羡慕雨幕有这么一个哥哥。其实他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不讲道理的哥哥。
  不知不觉我们便走到了河边,那个跟雨幕过第二次生日的河边。“想不通你跟雨幕的感情怎么突然会变得那么深。”杨深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我。我笑而不答。
  “你是不是觉得我一直都在记恨你?”见我没说话,他继续说道:“其实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很好的,那天我是不管怎么样也要把雨幕带回家的,但是你那一巴掌打过来,让我肯定你们一定是很铁的关系,要不怎么会给他出头,有这么一个朋友陪着她,我应该放心她一个人在外面的。”顿了顿,杨深笑着继续说道:“不然,你以为我会就这么罢休?”眼里满是宠溺,雨幕在这样宠溺的世界里,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孩子。
  “那为什么我去你家的时候,你都对我不理不睬不友好?”我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子,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望他。有跟雨幕一样深邃的眼睛,一样好看的脸。
  “傻瓜,挨了你一巴掌难道还要我主动来讨好你啊。”杨深轻轻的用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小幸福,小难过。
  秋天的风绕过城市上空,徒留满地凉意,杨深脱下外套把它披在我的身上,“雨幕呀常在我耳边提起你呢,常说,哥,乔一涵是个好女孩,我觉得你们挺配的,要不努力努力?”我一把抱住杨深,把整个脸埋在他温暖的胸前,泣不成声。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许久。我知道他也在难过,魔兽世界私服。杨深说,第一次在酒吧见到我的那天,也是雨幕知道自己病情的那天。跟去世的雨幕爸爸一样的病。
12下一页


上一篇:爱的颜色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 (2012-2013) copyright all right .
未经http://www.flashdh.com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复制上述产品、服务、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