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华大学www.flashdh.com
网站首页
软件学院
交通建筑工程学院
林学院
基础医学院

逝去是我唯一的结局

主页 > 林学院 >
逝去是我唯一的结局 在那片摄人心魄的白里,我看到的是终年不变的迷雾苍苍。我知道作为纤尘不染的白雪,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神话。然而我看不到自己,极目望去,也终是那一片迷雾,壮观却悲凉。直到那一掠惊鸿匆匆而逝,瞬间在我的心里铭刻出了一段传奇,那掠影如一粒投入心湖的石子,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从此,它夜夜入我梦来,在我苍白如大理石的生命里缀出朵朵玫瑰色的梦想。身为高山寒冰上最圣洁的雪,我一生的使命就是不染纤尘,我一生最大的骄傲便是圣洁如斯。而今,我的脑里全是那照影而来的惊鸿。它——缔造了我心目中的又一段传奇,所以我怀着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的决心,开始追随它。
  我不再是雪,我只是一个追随者,为了自己的追求而浪迹天涯。我离开自己必须一生都守护的地方——雪山,开始了另一段自以为是传奇的人生。可是后来我才明白,如那在地震中穿着婚纱独自惊慌奔逃的新娘,我只是在尘世中演绎了另一出毫不出彩的闹剧。在仆仆风尘中,我已不再洁白,我知道,从我转身离开的那一刻起,我就不能再是雪,所以,我接受了不再洁白的现实。就象出错牌的赌徒,接受了这一局输的命运,虽然心里不甘愿。不同的是他们抱着下一次在赌局中赢一把的希望,而我,抱着的是能再见到它一面的希望。
  我在人世间苦苦找寻,一路坎坷,我被大漠的风沙伤害,被平地的尘埃沾染,被尘世的浊气熏疼,只为寻找到它的踪迹。我没有聪明的天性,可我却能凭直觉知道它身处何处。而,黄天终于还未负了苦心人,越过那条河的第一眼我就看到了它。那在高山上看到它时心如初春蝴蝶羽翼的轻微颤动的感觉又一次回放。它就在前面,它收起了巨大的羽翼,却依然挺拔峻逸如玉树临风,我愧于我心中的天神形象。恶毒的太阳火辣辣的炙烤在我的身上。我小心翼翼地匍匐向前,一点一点地靠近它。近了,更近了,五米,四米,三米,两米,一米……
  阳光格外地强烈,我凝聚起所有的目力看着他那连背影都很丰韵的英姿。我不顾身上的刺痛,一步一步向前挪动着,身后是一条长长的水印。还有一米的距离,阳光灿烂,那一米阳光的距离似是那样的遥远,我不禁停了下来,仿佛有所感应,它渐渐回过了它那昂扬的头颅,看到了卑微地伏身于地下的我,我还来不及高兴,它那瞬间转变的厌恶的眼神直直地刺过来,如一把利剑深深插入我的心脏,剁碎了那一个玫瑰色的梦想。抬眼时,它已经离开,我们的距离又被拉长了,一米,两米,三米,四米,五米……我就站在被伤害的地方,定定地,开始明白,蝴蝶飞不过沧海,不是因为力怯,而是对岸已经没有等待它的人。
  我不是席幕蓉笔下那棵开花的树,没有上一世对上天的苦苦祈祷,所以我无法以最美丽的姿态在你必经的路上迎接你的到来。从八千米高山上下来,我不再圣洁如女神美丽如仙女,一路风雨兼程的追逐终于换得了你对我正视的一眼。而那时候却是我最丑陋的时候,你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我宁愿换一种方式与你相遇,哪怕是今生不能遇到你,我愿意等到来世与你遇,你会对我投入更多的精力。我知道,如果我愿意,我还可以追你到天涯海角,只是你那厌恶的一瞥击垮了我支持心中那惊鸿掠影的砝码。湿意在胸中扩大,泪水在阳光中晶莹剔透,
  我的躯体在一点点地消融,我就那样体会着生命在一点点地消逝。
  不久的将来,这里只是一滩污水,再后来,这里将没有任何我生命存在过的痕迹。抬头,泪水如雪花晶莹,一米阳光的距离里,我再一次错过了它,连擦肩而过的机会都没有,我越不过一米阳光的距离,不是力怯,是一米阳光之外再也没有那一个影子。将身体摊开在阳光下对它表白,而它却还是不能感觉到我的真爱。没有它为我在阳光下撑起一片阴凉,我又怎能维持残喘的生命,所以逝去是我唯一的结局。
  本文由《雨露文章网》www.vipyl.com 负责整理首发



上一篇:天上之水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 (2012-2013) copyright all right .

关于我们 历史沿革 师资力量 教学建设

未经http://www.flashdh.com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复制上述产品、服务、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