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私服本公司为您长期提供最新的天龙私服发布网
网站首页
软件学院
交通建筑工程学院
林学院
基础医学院

[原创]凤凰的鳞爪

主页 > 林学院 >
[原创]凤凰的鳞爪 | | 四月凤凰之行















青稞小店:我只是偶尔知道有这么一家店,香格里拉的青稞,凤凰的青稞;到凤凰的第一天就直奔回龙阁方向而去,把一路上捡到的一个上海女孩,二个湖南女孩安排在“玲玲”靠江的的三人房后就赶紧开溜,从旁边的弄堂拐进去就是“青稞”了。 “丁丁”确是美丽的女孩,“胖总”也是出乎意料的帅。一进门,这两个念头突然浮现出来,青稞的两个主角给我的第一印象颇好。 还有两间房,要了三楼临江的阳台房间,隔江对面就是万名塔和万寿宫,侧后方是准提庵,晚上很清静,后来住了虹桥另一边的客店后才知道这当清静有多么宝贵。每天清晨,对岸苗女清脆的歌声准时把我唤醒,于是,又一天凤凰人的生活开始了。 注:胖总是一条漂亮的大狗 凤凰劫:凤凰劫是青稞楼下的一个酒吧,宽大的木护栏凉台就在江边。到达凤凰的第一天下午,先来这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望着江水发呆,看泛舟沱江的游人们兴奋地学唱苗家情歌。 我一个人静静的坐,点了一杯“古丈毛尖”,抽了两根烟,那只大狗则在一边看了我许久,又兴奋地撒了一泡尿,看店的女孩惊叫一声,打了它一下,又拿拖把收拾残局。另一女孩牵着它下台阶站在临水的江边。狗和女孩,突然间成了一道风景。 考拉小屋的下午:咖啡茵蕴的香气中,午后的时光似已停滞,豆子很新鲜,味道确实不可抵挡,远非一般商店里售出的那种味道。小玲告诉我,这是老板考拉圈子里玩咖啡的人之间弄到的豆子,一般的地方买不到。但我知道咖啡的味道,一多半是出自小玲的手艺。 小玲不让我拍照,只照了店里的半堵墙和小玲冲咖啡时的侧影。 注:小玲应该是小林,但我不想改过来了。我更愿意叫她小玲 沈从文墓:黄昏时分,独自一人往城外走,沿着江边的小巷往听涛山而去。山上山下已看不到游客,人力车空停了一溜。拾级而上,忽略了黄永玉的碑文,至墓地,虔诚地致敬,看五彩石前后的铭文,独坐良久,暮色渐浓。信步再上,一女孩与守墓老人坐在石登上,似已交谈良久。上前去,一起听老人讲些故事。天暗了下来,扶老人下山,与女孩往灯火初上的镇上走去。 傩戏:城墙下,江边,小巷,红衣红裙,头裹红巾的老人,拿一花棍,边歌边舞。问边上当地人,说是表演“霸王鞭”。他们说,这老人脑子有点问题,我以为不是,至少当街歌舞不是问题。可惜我在凤凰住了四天,后来再也没有见到他。















准提庵:准提庵是当初凤凰当地人建了和对岸的江西会馆万寿宫斗法的。进门,一女尼(此庵师傅)合什致意,进大殿,一年老女居士迎上来,指点我们礼佛。拜了佛,包括黄永玉捐的那个婀娜艳丽的观音后,提出要看壁画,按惯例捐了三四块的香火钱,女居士指点我们打开殿后的一扇小门,拾级而上,穿廊,进一房间,四面壁上黄永玉手笔的8幅禅意画,最喜欢的是那两幅:1. 落花深一尺,不用带蒲团。(苏曼殊和尚诗)2. 山中无有芙荷卖,闲采野花供观音夺翠楼:当初凤凰的老房子全都破烂不堪却没人修,黄先生永玉找了几次书记大人也没用,于是急了,自己买下夺翠楼修耸好了,如今成了凤凰一景。两面青山夹一江,虹桥滟影映春波,此楼想不夺翠也难。楼下的临街墙壁的龛洞里供的是黄老头设计,当地石匠雕的土地公和土地婆,保回龙阁一方平安。边客/边城诗社/边城书店:边客(Bingo)酒吧在夺翠楼的江对面,过了窄小的东关门便是,是驴子们的最爱。进门是一个小院,过小院往里,www.syophone.com,房间昏暗,散落着一些破旧的桌椅。一只大白狗站立在门口,我刚拿出相机要拍它,它却一扭头溜走,颇有耍大牌之意。回头往外走,发现靠院子外侧另有一间破旧的小房,临着河街,铺着坐榻,在这里喝酒应该更惬意一些吧,这是我的感觉。据说边客现在占的老房子以前是边城诗社,曾老头让出房子后心里颇有失落之意,于是在2000年虹桥刚修好之时在上面开了第一家店,卖些书打发日子,传闻那里有关凤凰的文史类书是最多的,不知真假。流浪者酒吧:没去阿罗哈酒吧:喝过一支啤酒八月里:在门口拍了一张照,临江的位置应该是看书听音乐的好地方。湘西往事:旁边有水车,临江的阁,视野好,www.gzjxcard.com,路过数次,觉得音乐太吵,未进。























大使饭店:曾接待过特意到凤凰探望黄永玉的德国大使夫妇而出名。我只点了两个菜,不足以评判好坏。门上一副对联有意思:















忆昔日,报纸糊墙地板透眼,小店居然来大使







喜遍城,楼台灯火春雨杏花,老铺而今享太平















黄永玉 撰















虹桥南:







今宵皓月谁在回龙潭上华灯楼船彩影荡漾弦歌映山山映水







照眼春阳廊桥正午十分醉客雅旅游侠高僧靓景如梦梦如诗















虹桥北:







凤凰重镇仰前贤妙想架霓虹横江左右坐揽烟霞拍遍栏杆神随帝子云梦去







五竿男儿拥后生豪情投烈火涅槃飞腾等闲恩怨笑抚简册乐俸傩骚雾山来















黄家老大永玉撰







黄家老五永前书







书法不错























血粑鸭,苗家酸汤鱼,酸椒鸡及其他:







第一天刚到就点了“血粑鸭”,是翠翠家边上的一家店,临河的窗外正是虹桥。菜上,尝,味道一般,也许是手艺问题,我想。从此在凤凰四天再未点此菜。







“苗家酸汤鱼”,汤味道不错,鱼不好,配料太少。







“酸椒鸡”,觉得味道最好。那天同住考拉的两个女孩突发奇想,广州女孩去饭店叫送外卖,贵州女孩去市场买了几样新鲜野蔬,我只负责吃。叫上小林一起,几个人喝点米酒。吃完鸡后汤中煮蔬菜,味绝佳。贵阳女孩吃了三碗饭,撑了。







关于米粉:只尝了二三家店,觉得还是凤凰特色的“绿豆粉”最好,配大肠的浇头,滋味好。北门附近城墙里的那家,店名偶忘。

米豆腐:凤凰的米豆腐不行,也许还是得去王村(芙蓉镇)才行。







沱江小蟹:城里城外各处小摊都有,串起,炸了,醮辣酱,好吃。















美食一条街,烧烤:老城,新城的都去过,新城那边的规模大些,排挡多。















凤凰的雨:细雨中的凤凰确实撩人情思,离天凤凰的前一天终于把“它”等来了。清晨从梦中醒来,发现外面的街道以及空气中都是湿漉漉的。出门去吃早饭,走在古城墙上,细雨若有似无。绕过南华大桥下的栈桥到对岸,抬眼回望犹是睡意惺忪的古城,以及那那烟锁青山,雾笼沱江的山水背景,拍两张照,然后原路返回,沿着江边的木栈道和石阶慢慢走,突然发现从这个方向进入古城才是最惊艳的视角,www.xinxinhb.com,古城的美开始一一展现在眼前:跳岩,虹桥,吊脚楼,山,水,一切笼在湿润中,于是,心也变得湿漉漉的了。















离开:







终于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早上起床收拾东西。依稀记得后半夜的雨下得很大,下了很久。去阳台上,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再望一眼即将作别的古镇。







锁了门下楼,把钥匙放在吧台上,小林还没起床。昨夜已和她道过别,并一直聊到后半夜的2点。她说了很多,我只是一个听者。午夜过后,还是不断有游客来敲门求宿,她总是客客气气的回道:我们家住满了。她已经把这里当成家了吗?她只是犹豫该作出怎样的选择,是回广州还是留在这里?她只是反复讲了很久“考拉”的事,我只是无法回答她的问题。倦意袭来,她不断揉着眼睛,我开始睁不开眼,但我们依然隔着吧台坐着,有一句,没一句,这聊天似永不会结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4-19 13:27:20编辑过]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上一篇:恶作剧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 (2012-2013) copyright all right .
未经http://www.flashdh.com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复制上述产品、服务、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